首页 > 新闻详情

足不出户来看看常山的精彩丨非遗连连看(三)

网站编辑:nba投注网-nba投注软件-nba投注app │ 发表时间:2020-02-25 18:18:53 

  “从前武术传男不传女,传内不传外。”常山县省级文保单位里择祠内,太乙拳馆馆长左琦舞起拳来虎虎生风,一旁几位习拳健身的老太太拍手叫好。95岁的宋舍毛也眯起眼,点评一句:“不错。”左琦连忙对这位师公行了礼。

  太乙拳,古称太医拳,是中国目前唯一结合“禅理、道法、武术、医学、艺术”的拳术。2012年6月,常山武当太乙拳(宋氏门)被列入浙江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近日公布的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名单中,左琦的父亲左江桥被列为常山县武当太乙拳传统体育传承人。

  “南拳和北腿,少林武当功,太极八卦连环掌,中华有神功。”武术,是中国“国术”,既讲究形体规范,又求精神传意;既追求动静结合,也追求内外兼修,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印记。漫长的历史演进过程中,中国功夫繁衍流变,派系林立,拳种纷显。而就在这一方里择祠内,演绎着三代人的常山太乙武当拳传承之路。

  19世纪之初,常山县辉埠镇才里村(原宋畈乡坪山村)有一户宋姓人家世代耕读习武,到19世纪中叶,家主宋志高已是远近闻名的武师,其子宋作宾考取了秀才,成为文武双全之人,宋作宾儿子宋步青在习武上更加显出超人一等的天赋。一门三代,皆为“武痴”。

  与武侠小说中掉入悬崖、碰到传说中的武林前辈、习得盖世武功的经典套路不同,“武林前辈”是自己落难到宋家的。20世纪初,一位年事已高的道士被宋家人迎进门。

  在常山城区中心有古十景之一“武当别峰”。据《县志》记载:“客有自均州(今湖北省均县北)来者曰:‘此吾乡武当峰,昔阴君升仙之所,尹喜栖真之地也’”因此取名武当别峰。古时,山顶有文峰塔、半闲亭、集真观,山半有元关门等古建筑群,集真观内原有“武当行宫”匾额一块。这样的记载,与当年武当山道士来常山云游一事颇为吻合。

  当时的宋家人并不知道老道士有什么本领,但一家大小都待其如亲人,侍奉了整整三年。为答谢宋家,道士将武当拳教给了宋步青。彼时,有钱也买不到一套拳术的秘籍。练好一套武当拳,防身保命,行走江湖是没问题了。

  老道士欲再度云游四方,遂悄悄离开。宋步青发现师父离开后,怀揣重金追赶,寻找到师父并极力挽留。道士深受感动,于是又留在宋家3年,将点穴、道医、符咒、针灸、按摩、易经、八卦、风水等武当派奇艺绝学悉数传授。

  此后,宋步青将祖传武术与武当拳融会贯通,形成独特的宋氏门武当太乙五步拳。其功法特点是强调内功修练,讲究以静制动,以柔克刚,以短胜长,以慢击快、以意运气,以气运身,偏于阴柔,主呼吸,用短手。功法虽不主动进攻,然亦不可轻易侵犯,有四两拨千斤,后发先制的特点,亦有静如山岳,动如行云流水,含而不露的风格。

  “‘拳功低架沉稳,劲走螺旋缠绕’,我8岁就开始学拳,每天练,到现在还在比划。”1922年出生的宋舍毛,8岁时入了家谱,开始正式学拳的第一步不是扎马步或是练手型,而是背规矩。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;一日学艺,终生不忘。敬师尊师,受师磨性;默默无闻,潜心练功。习武习德,强身健体,切莫伤人。”启蒙之初的宋舍毛将《师论》背得滚瓜烂熟,并不知这44个字会镌刻一生。

  崇武尚德,指的是习武以强身,修德以强心;逢善不欺,遇恶不怕。“如果仗着有武功在身,就出去招惹是非,那回头是要跪在祖宗排位前的。”在宋舍毛回忆中,从来没有“忍无可忍”而出手的时候,因为四邻八乡都晓得,宋家人有祖传的武术傍身,一出手不知是个什么光景,没人想“以身试拳”。

  祖传的武术传内不传外,宋家人练拳一贯闭门,宋舍毛亦是如此。直到上世纪70代,一名瘦弱青年在他面前长跪不起,坚持要学武。这名青年便是20岁出头的左江桥。因身体羸弱,被人欺负得无力还手时,他想起了宋氏门武当太乙五步拳的传言,于是找上了门。在宋舍毛面前,左江桥信誓旦旦道:“学会武功,就没人能再欺负我了。”

  看着身上带伤却一脸倔强的青年,宋舍毛略微思量后,应道:“你学武用来逞凶斗狠是不行的,可要想强身健体,我还能教教你。”左江桥几乎喜极而泣,从此,每天下午生产队收工后,他便从常山城区出发,走上近四十里路到宋家学武。古朴无华的动作,要从夜幕低垂演练至晨星闪烁。

  教一个是教,教一群还是教,听闻宋家开始教人强身健体,不少与左江桥有相似的人都寻上门,经过宋舍毛的考核后,加入到夜间习武队伍中。灯火摇晃下,宋家屋宅内,武当太乙五步拳的走势身影绰绰。

  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,6年风霜雨雪不过弹指间。左江桥练武从未有间断,宋舍毛有感于其坚持,又见他在习武中极有悟性,并处处以德为先,决定正式收他为徒。1978年8月26日,宋舍毛正式接收左江桥为入室弟子及传人,赠他两句话:“武则行侠仗义,医则治病救人。”并将宋氏门武当太乙拳的精髓与道教文化全盘传授予他。

  自古武艺不分家,武术讲究“外练筋骨皮,内练一口气”,既要重视跌打损伤的治疗方法,也要重视经脉气血在体内的运行;练武术强身健体,有一个好的体魄,也是医生治病救人的基础。

  左江桥不负师望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拳不离手,对其感悟笃深,对内劲的运行“由腰脊骨而布于两膝、运之于掌、施于手指”,在长期用“意”的习练下,身体的动力具有柔中寓刚、绵里藏针的特点,形成一种既沉重有轻灵,既刚硬有柔软的劲,体现出“刚柔相济,引进落空,以柔济刚的妙处”。1983年,左江桥开始独立行医,擅长骨伤科。此外,他善于研究,1998年所著的《浅谈气功点穴按摩法对颈椎病的治疗》获中国中医药优秀学术论文证书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电影《少林寺》掀起过一阵武术热,不少年轻人做起了武打梦。可在常山,与左江桥同期学拳的人不是下海经商,便是重返校园,一直走在习拳道路上的左江桥却并不觉得孤独。

  穷学文,富学武。这是一句流传久远的民间谚语。在经济困难的年代,人们希望通过知识改变命运,入仕为官,摆脱穷困;而在经济富庶的年代,温饱得以解决,人们希望以武强身,谋求更高层次的精神活动。当经济蓬勃发展时,左江桥隐隐感到武术发展将迎来一个新契机。

  在征得师父宋舍毛的同意后,左江桥一直致力用各种方式让更多人了解武当太乙拳。一方面,他积极参加国际、全国、省市比赛及常山县、社区艺术节等活动表演,通过取得成绩引起社会关注;另一方面,他也通过照相、摄像等手段,尽可能地保存拳照、拳法的民间风格,期盼常山武当太乙拳这项省级非遗永远流传下去。

  “以一个人的力量传承一门武术是不够的,要将非遗项目打造成品牌,向市场推广。”左琦也是从8岁起跟着父亲学拳,春夏秋冬都练一套拳,而外面的世界又是声色犬马。两相对比之下,学拳,实在太枯燥。可听到有人说宋氏门武当太乙五步拳是假的时,左琦不依了。“父亲坚持习武大半辈子,多年来参加各种武术比赛,获得奖项无数。不仅自己练,还免费教给别人,为弘扬传统武术积极做贡献,这怎么能被人说是假的呢?”

  2014年,常山县武当太乙拳馆成功注册登记,左琦协同父亲开展经营活动,吸纳学员进行教学,进一步传播太乙拳,提高这项省级非遗的影响力。在拳馆吸纳学员的同时,拳师还应浙江省第一监狱、常山县天马一小等单位的聘请,进行馆外教学,进一步弘扬太乙拳精神。

  武当太乙拳具有养生价值,有利于神经系统功能的改善,提高修身养性水平,还包涵了人生的处事哲学

  “过去人们一提到非遗,就觉得似乎与现代生活没什么联系,不适用,也就不感兴趣,其实,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,完全可以造福现代生活。”左琦介绍,武当太乙拳具有养生价值,练拳有助于经络气血津液的畅通:以丹田为核心的腰胯运动,盆腔行太极,有利于性腺系统功能的提高,保持人的健康水平;“尚意不尚力”、“贵化不贵抗”,有利于神经系统功能的改善,提高修身养性水平,还包涵了人生的处事哲学。

  如今,左琦的儿子左韬正也在练习太乙武当拳,与父亲经历过的犹疑心路不同,他爱好武术,从不厌倦。2015年,11岁的左韬正在第十届浙江省国际传统武术比赛中崭露头角,获得冠军。或许在不远的将来,常山太乙武当拳传承路又将被续写出新篇章。